当前位置: 首页> 广电通信

管道疏通,技术含量不高

发布时间:20-09-22

  何正老家在邵阳农村,他靠木工手艺,包揽了乡亲们的活计,他的手艺很受乡邻尊重。

  看到父亲没日没夜赚取微薄的体力钱,何小庆非常心疼,除了偶尔帮父亲做点零活,还想方设法外出赚钱,“我是只想父亲早点放下斧头,早些享福。”

  当年,很多邵阳人在长沙靠管道疏通发了财。1998年,18岁的何小庆决定来长沙创业。

  管道疏通,技术含量不高。只要勤快、舍得脏,就可以接活。

  看外表,何小庆完全不像一个掏管道的。他说,自己工作时,可以随时卷起袖子,从黑黢黢的下水管道里将污秽物一点点抠出来。他是24小时待命的服务员,随喊随到。因此,他的电话成了许多社区家庭的常备号码。

  哪怕10元、20元的业务,何小庆也不放过。从东塘到伍家岭,从南站到农科院,长沙城里,到处都有他骑着自行车满街跑的身影。“每天晚上回家,一身都是臭烘烘的。我拼命赚钱,为的是让父母亲过得好一些。”很快,何小庆在长沙站住了脚。

  他天天都会到居民家里作业,其中不乏“有钱人家”,“最初我脱掉鞋子进入他们的房间,都不敢挪动脚步,家里太豪华,太干净了!”

  很多时候,何小庆会想起遥远的家乡,灰尘垢面的父亲或许正在扬起斧头劳作,木屑飞溅。

  “周围人在鄙视我们”

  何小庆的工作太忙,往往一天只吃两餐。但是,他和所有在外打工的孩子一样,每次给家人的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

  2000年,父亲何正放弃了几十年的木工手艺,来到长沙,和儿子一同干管道疏通的工作。

  父子俩每天都是弄得臭烘烘后才回家,话很少。

  “我与父亲属于高度默契,很少通过语言往来。比如,他掏下水道时,我会及时递上工具。他一个眼神,我就知道要怎样做。”

  何小庆甚至想,如果能对父亲亲口说一句,父亲,您歇歇吧,您太累了,父亲一定会高兴得热泪盈眶。

  但是,由于农村孩子的羞涩,加上父亲可能会出现的“不解风情”,何小庆从来没有说过那些暖心的话。

  父亲与自己朝夕相处,何小庆的想法也开始悄悄改变。

  他说,自己可以跳到化粪池里劳作,但不能接受与父亲在某个阴暗、充满污秽的地方合作,自己可以天天吃猪食,但不能和父亲在一起吃。他说,自己尤其不能接受与父亲拿着工具走在街上,因为管道疏通,“周围的人在鄙视我们”。

  原因很简单,身边是自己的父亲,容不得任何亵渎或不尊重。

上一篇: 春天常吃韭菜有利健康,但是这些人一口都不能多吃
下一篇: 盐田区资源综合利用生态环境园,将会实现全程监管透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