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纺织服饰

生态环境部即将启动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

发布时间:20-09-27

  ● 2018年9月,生态环境部首次设置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负责全国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等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组织实施危险废物经营许可及出口核准、固体废物进口许可、有毒化学品进出口登记、新化学物质环境管理登记等环境管理制度

  ● 为防治固体废物污染,生态环境部将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推进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工作,持续开展化学物质环境风险评估和管控

  ● 目前,还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或法规来规范化学品的环境风险评估与管控。当前,化学品环境管理面临的问题包括法律法规不健全、管理制度不完善、工作基础和能力薄弱等

  注射器、血包被碾碎,变成蔬菜网袋、儿童玩具;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学储罐发生爆炸事故,截至3月25日,已造成78人死亡。

  从“3·15”央视曝光河南、山东、陕西等地医疗废物被制成儿童玩具,到“3·21”响水特大爆炸事故,这两起事件让公众对固体废物及化学品管控产生疑虑:类似的问题会不会还有下一次?

  3月28日,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司长邱启文全面回应了诸多涉及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污染防治问题。在邱启文看来,尽管我国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环境管理工作基础相对薄弱,但通过全面实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借力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等,在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污染防治上,既打攻坚战又打持久战,相信可以遏制这类污染问题。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8月,国务院机构改革。一个月后,生态环境部首次设置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对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等污染进行全面防控。

  环境管理基础相对薄弱

  固废污染呈现多发态势

  注射器等医疗废物被制成儿童玩具是今年“3·15”央视曝光的问题。3月28日,有媒体记者追问邱启文,对于医疗废物,生态环境部采取了哪些监管举措?

  邱启文称,将注射器等医疗废物制成儿童玩具等违法行为性质恶劣,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态环境安全,必须查明废物的来源和产品的流向,依法严肃处理。

  他进一步透露说,节目播出当晚,相关地方的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开展调查处理,迅速查封黑加工窝点,妥善清理处置现场的医疗废物和其他垃圾。同时,河南等地在全省开展医疗废物处置情况大排查,规范医疗废物管理,严厉打击违法行为。目前,相关问题还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在央视“3·15”曝光的问题仍在进一步调查处理时,3月21日14时48分许,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天嘉宜化工厂发生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因为这一特大爆炸事故涉及化学品,有媒体记者再次向邱启文发问,生态环境部在化工园区污染整治,包括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对于响水爆炸事故本身,邱启文没有过多涉及,但他回复称,危险废物和固体废物处理处置工作非常重要,是改善大气、水、土壤环境质量的基础性工作。对于固体废物污染防治,生态环境部思路明确,除了扎实落实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相关规定外,还将通过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推进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工作、持续开展化学物质环境风险评估和管控等举措加强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等污染问题,近年来,一些地方恶性案件不断发生。

  2018年5月,广西、安徽、河南等地发生多起非法转移和倾倒固体废物案件,特别是在安徽沿江地区发生的固体废物倾倒长江案件,严重威胁长江生态环境安全。同年6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在对广西、广东进行“回头看”时,曾就固体废物非法倾倒启动专项督察。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组长张宝顺在向广东省反馈“回头看”督察意见时曾用“十分猖獗”来描述广东省非法转移倾倒问题。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发现,2015年以来,广东省危险废物非法处置倾倒案件达200多起,非法转移倾倒点遍布全省21个地市,广东省发生非法跨界倾倒生活垃圾案件100多起,倾倒垃圾数十万吨。

  “当前,我国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环境管理工作基础相对薄弱,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任务十分艰巨。”邱启文认为,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污染防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具有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的特点,需要长期努力。

  固废污染防治唱大戏

  建立源头管理防火墙

  有关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污染防治,无论是原国家环保局、国家环保总局还是环保部,都曾将其作为一项重要工作。

  2013年,环保部全面启动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但专门设立一个司负责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污染防治,这在我国环境保护历史上尚属首次。

  2018年8月,国务院进行机构改革。同年9月,生态环境部“三定方案”公布,增设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负责全国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等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组织实施危险废物经营许可及出口核准、固体废物进口许可、有毒化学品进出口登记、新化学物质环境管理登记等环境管理制度。

  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设立后,固体废物化学品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全面铺开。

  据邱启文介绍,2018年,生态环境部开展“清废行动2018”等专项执法行动。组成150个督查组进驻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对固体废物非法倾倒、堆存情况进行全面摸排核实。同时,联合公安部挂牌45起环境违法犯罪案件。截至目前,生态环境部向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交办的1308个突出问题已完成整改1304个,整改率达99.7%。

  同时,经国务院同意,生态环境部会同海关总署等14个部门成立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部际协调小组,制定实施《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先后三次四批调整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加严环保标准提高进口门槛,持续保持环保执法高压态势。邱启文透露,2017年和2018年,两年固体废物实际进口量同比分别下降9.2%、46.5%;2018年,全国固体废物进口总量为2263万吨,与改革前(2016年)相比,减少51.4%。

  关于化学品环境管理,邱启文称,生态环境部开展新化学物质登记,建立源头管理的“防火墙”,防止存在不合理风险的新化学物质进入我国经济社会。“如果某个新化学物质的环境风险不可控,将不予登记,不能进口、生产或加工使用。”邱启文说,生态环境部还开展了现有化学品环境风险评估与管控。发布《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第一批)》,实施清洁生产、达标排放、排污许可等措施,减少有毒有害污染物的排放。

  据邱启文介绍,现在已制定了100多项排放标准,涉及100多项化学物质的管控。“如果通过常规的环境管理仍无法控制环境风险的化学品,将推动有关部门采取更加严格的措施。比如禁止使用、限制使用、淘汰替代等管控措施。”

  邱启文透露,对于化学品信息公开,生态环境部制定了有关部门规章,要求使用有毒有害原料进行生产或者生产中排放有毒有害物质的企业,要公布使用有毒有害物质原料和排放有毒有害物质的相关信息,接受社会的监督。

  “目前,还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或法规来规范化学品的环境风险评估与管控。”邱启文同时提到了当前化学品环境管理面临的问题,包括法律法规不健全、管理制度不完善、工作基础和能力薄弱等。

  邱启文坦陈,在化学品环境管理方面,我国与发达国家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

  严打医疗废物倒卖

  增强集中处置能力

  随着注射器、血包被碾碎变成蔬菜网袋、儿童玩具问题被曝光后,医疗废物如何处置也引发公众关注。

上一篇: 逐绿前行,守护生态高颜值
下一篇: 盐田区资源综合利用生态环境园,将会实现全程监管透明化